忽悠罗纳尔多的中国女人无奈退市前途堪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lwabrasives.com/,曼联

还记得那个经典的广告吗?罗纳尔多踢着球,配合着“广西金嗓子”的广告语,这一经典广告将广西金嗓子推向全国,而作为一代记忆的金嗓子,如今也迎来了退市。

金嗓子发布的公告称,金嗓子董事会副主席曾勇牵头的创办人集团及私募基金亚赋集团提出建议以每股2.8港元私有化。

而这个价格相比起发布日期前一天即8月5日停牌收市价(2.22港元)存在25.6%的溢价。

金嗓子本次私有化涉及1.89亿股,涵盖5.3亿元资金,金嗓子已经委聘了渣打银行作为本次交易的财务顾问,如果私有化完成,金嗓子也将正式退出港股市场。

金嗓子宣布退市公告发布后,其股价一度跌至1.80港元,截至今日,金嗓子股价少量回升,稳定在2.6港元。

作为我国咽喉类非处方药第一品牌,金嗓子陪伴了一代人成长,但上市6年后,金嗓子却要挥手告别,进行私有化退市。

据媒体报道,金嗓子退市是因为多年业务停止和股价日益下跌,究竟金嗓子是如何由巅峰转至衰落?它的背后又有什么鲜为人知的故事呢?私有化能“拯救”金嗓子吗?

为了补贴家用,江佩珍十几岁就到柳州糖果二厂打工,因为工作成绩出色,在18岁被提拔为副厂长,但是随着原材料的价格上涨以及进口糖果品牌的冲击,柳州糖果二厂濒临破产。

为了寻求出路,江佩珍向华东师范大学王耀发教授求得治疗慢性咽炎的药方,并将其做成糖果,金嗓子喉宝就这样诞生了,将药品和糖果相结合的产品,在当时可谓是“新潮”。

为了感谢王耀发教授的无偿捐赠药方,金嗓子喉宝特地将王教授的头像印在了包装上。

随着时间推移,为了巩固企业形象,让集团得到更好的发展,金嗓子在2015年时就将所有产品包装上的头像更换新版本,头像换成了集团创始人江佩珍女士的。

在江佩珍在糖果厂改制之时,顺势成立了后来的金嗓子股份有限公司,凭借金嗓子喉宝一款产品,曼联就在广西本地小有名气。

而让金嗓子从一个偏居广西一隅的品牌走向全国的标志性事件,则是那场充满争议的营销,即“罗纳尔多忽悠”事件。

2003年,罗纳尔多来北京参加比赛,江佩珍为此动用了一切资源邀请到了罗纳尔多参加宴会,名为“邀请”实则忽悠,不仅要求罗纳尔多穿上了“金嗓子”标识的衣服拍了照片,还当上了罗纳尔多的“中国妈妈”,还向罗纳尔多支付了30多万美元的“酬劳”。

江佩珍将这次私人宴会的照片包装成广告进行宣传,甚至在央视的黄金时段播出,借助国内外信息差,等到罗纳尔多回过头来起诉金嗓子时,金嗓子早就已经走向了全国。

早在90年代,金嗓子喉宝一年的销售额就达到6000万元,并以2亿元的产值跻身全国百强制药企业,在罗纳尔多营销广告的加持下,金嗓子一路高歌。

据数据显示,2014年,金嗓子喉片、喉宝系列以18.6%的份额在中国咽喉产品市场占据第一。

金嗓子在江佩珍的带领下于2015年7月登上港交所,在之后的一年中,金嗓子股价一度达到8.47元每股,但这之后是长达五年的低谷期。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5年-2020年间,金嗓子的营收分别为7.07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4亿元、7.97亿元、6.47亿元。

可以明显看出,在这七年时间里,营收基本停滞,甚至略有下降;归母净利润也分别为1.55亿元、1.03亿元、6138万元、1.02亿元、1.68亿元、1.54亿元,2020年营收与2015年基本持平。

在此期间,金嗓子的净资产收益率一路下行,从2015年的29.2%下降到2020年的13%。

与此同时,金嗓子的分红并不高,这也使得金嗓子在资本市场中持续遇冷,股价一路走低。

为了维持高达70%的毛利率,金嗓子喉片系列在六年间从2015年的5元/盒涨至2020年的6.4元/盒。

但伴随提价,带来的是销量和收入的双降,2015年,金嗓子年销量为1.29亿盒,2020年降至0.91亿盒;而年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6.49亿元降至2020年的5.82亿元。

据财报显示,金嗓子89%的营收来自金嗓子喉片系列,产品单一性严重,为了其潜在风险,金嗓子先后推出草本植物饮品、无糖润喉糖等产品。

2016年,金嗓子与星空传媒签订了总价8000万元的广告代理费,主要代言为《盖世英雄》、《蒙面歌王第2季》,接近80%利润的广告费对金嗓子来说压力不小。

可能是不满意广告效果,金嗓子仅支付了1300万元广告费,剩余的广告费迟迟未交付,最后星空传媒起诉金嗓子,法院最终判决仅收纳柜子需支付5167万元广告费,江佩珍被执行限制高消费和出境。

金嗓子在面临增长窘境的时刻又迎来品牌信任危机,这让之后的金嗓子坐立难安。

回归私有化之后,金嗓子想要在业务转型、挖掘新产品或是投资新的增长业务,都将有更多的融资和业务自由。

如果仔细研究金嗓子的财报数据,可以发现,在这六年间,金嗓子在研发上的花费几近于0,而营销费用却高达支出的4成以上,年均营销支出高达3亿,研发能力可见一斑。

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中提到,在消费社会中,大众的消费活动更多在符号层次而不仅仅是物质层面,即不仅仅在于消费物质的本身,也在消费物品的意义上。

例如六神和新式茶饮合作的果茶、老汽水北冰洋开发制冰厂奶茶店、甚至是主打厕所洗护的威猛先生,也追赶潮流玩起了跨界营销,与喜茶的联名玩的不亦乐乎。

例如冰峰、蓝月亮,多为成名多年的单一老品牌,从品牌多元层面,吸引年轻用户是当下众多老品牌广泛关注的议题,金嗓子或许可以进行尝试进行突破,待到时机成熟,再回A股,也有可能。

从18岁的副厂长到69岁敲钟,江佩珍可谓传奇,金嗓子想要继续“传奇”,江佩珍“尚能饭否”?

36氪的朋友们:被限制消费后,金嗓子女老板江佩珍又被加上一道“锁”:限制出境

冯仑风马牛:上市4年成“老赖”,“金嗓子喉宝”背后的女强人经历了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